關于我們

中小金融機構風險持續收斂 兼并重組等仍是化險主要方式

發表時間:2024-04-12 14:40:56 │ 點擊數:

本報兩會報道組 蘇向杲 熊悅

  全國兩會期間,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再次成為金融業關注的焦點。

  國務院總理李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標本兼治化解房地產、地方債務、中小金融機構等風險,維護經濟金融大局穩定”“穩妥推進一些地方的中小金融機構風險處置”。

  近年來,在監管部門、地方政府的推動下,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的成效不斷顯現,風險持續收斂。就下一步改革化險路徑,多位業內人士建言,仍可以通過推進市場化兼并重組、完善高風險機構處置制度安排、提升中小金融機構治理水平、支持中小金融機構建立資本補充長效機制等舉措推動中小金融機構穩健發展。

  高風險金融機構占比很小

  2023年四季度相繼舉行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均提到了化解、處置中小金融機構風險相關內容。今年1月30日,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2024年工作會議在部署今年重點任務時,將“全力推進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放在首位。

  實際上,近年來,監管部門持續推動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取得了一系列顯著成績。1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潘功勝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當前,我國金融風險總體可控,金融機構經營整體穩健,金融市場平穩運行,高風險金融機構無論是數量還是資產規模在金融系統的占比都很小。

  具體到高風險銀行機構來看,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肖遠企1月25日表示,有少部分中小銀行在前期積累了一些矛盾和一些風險,個別中小銀行風險仍較高。從全國來看,這些風險較高的中小銀行的數量和資產總額以及不良資產總額,無論是占整個銀行業的比例,還是占中小銀行體系的比例都是非常低的。

  保險機構方面,據監管披露,在2023年四季度保險業償付能力狀況表中,最新風險綜合評級為C類的險企共14家,D類12家。C類及D類代表險企償付能力不達標,或在操作風險、戰略風險、聲譽風險、流動性風險中的某一類或幾類中,存在較大或較為嚴重的風險。整體來看,這兩類險企占保險公司總數的比例也較低。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當前,少數高風險中小金融機構既面臨一些共性風險,如盈利能力弱、風險敞口大、公司治理不健全等,也面臨一些“個性”風險,如部分銀行的杠桿率過高,部分保險公司的精算定價能力不足,部分信托公司存在業務創新風險。

  由于中小銀行的數量眾多,資產規模較大,其目前面臨的各類風險也最受監管部門、金融業、資本市場關注。目前,全國共有中小銀行3912家,主要是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信用社和村鎮銀行等中小銀行機構,總資產達110萬億元。

  談及中小銀行面臨的主要風險,上海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主任曾剛告訴《證券日報》記者,當前,個別地方中小銀行仍然存在公司治理層面的深層次問題。在利率市場化不斷推進、市場競爭日趨激烈、銀行數字化轉型壓力加劇等背景下,一些地方中小銀行存在治理機制有缺陷、經營能力較弱、風險抵補能力不足等問題。由于這些銀行主要服務小微、三農客戶,導致其面臨的信用風險高于大型銀行。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董昀對記者表示,個別中小銀行資產質量惡化的風險可能會有所攀升;加之銀行業凈息差整體呈下行趨勢,中小銀行的盈利空間也將繼續承壓,進而影響其抗風險能力;此外,部分中小銀行還面臨風險管理能力存在短板等潛在的經營風險。

  中小保險公司面臨的風險與商業銀行有所不同。普華永道中國金融業管理咨詢合伙人周瑾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從表象看,中小保險公司面臨著利率下行、資本市場波動、代理人流失、保費增速放緩等風險;從實質風險看,中小保險公司自身在產品、渠道、精算、風控和科技等領域的核心能力不足,無法與大型險企競爭,難以滿足變化的市場環境和客戶需求,粗放型發展模式無以為繼等,才是當前最大的風險。

  國投泰康信托研究院院長邢成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三分類新規實施后,當前中小信托公司主要面臨三類風險:戰略規劃決策風險、創新業務經營風險、信譽或聲譽風險。

  下一步要啃剩下來的“硬骨頭”

  就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的難點,招聯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告訴記者,高風險金融機構改革化險仍然任重道遠。雖然近年來高風險機構數量和占比明顯下降,但剩下來的基本上是“硬骨頭”,后續化險的難度可能會更大。不過,高風險金融機構處置牽一發而動全身,必須積極、穩妥推進改革化險,并把握好力度和節奏。

  曾剛亦認為,此前的改革化解了地方中小銀行的存量風險,并促進其建立起了現代商業銀行的經營和風險管理制度。但也應看到,一些潛在的矛盾還未從根本上解決。

  此外,中國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對記者分析稱,中小銀行改革化險面臨的最大難點是不同金融機構的風險點不同,化險方案需要綜合考慮多種因素,針對不同的機構制定專門的方案。

  在保險機構改革化險方面,周瑾提到了兩個層面的難點:主觀上,部分中小險企經營理念仍停留在舊有模式上,經營理念難以轉變;客觀上,一些中小險企資本實力、品牌影響力、服務品質、科技水平、風控能力均不足,缺乏核心競爭力,轉型與發展捉襟見肘。

  中小信托公司改革化險的難點與險企頗有類似之處,邢成表示,一是信托公司轉變經營理念較為困難。今后融資類業務或逐漸消失,如果信托公司經營理念沒有顛覆性轉變,經營將非常困難。二是市場競爭壓力較大。在資產管理信托大類中,標品信托將會成為主流,但券商、基金在標品業務領域建立了先發優勢,信托公司短期難以撼動。三是團隊、專業人才不足的問題。在新發展階段,人才不足將成為改革過程中最重要的障礙和“攔路虎”。

  仍需多措并舉推動改革化險

  對監管部門、金融機構而言,摸清改革化險的主要難點和阻力后,對癥下藥并找到可行路徑尤為重要。

  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局長李云澤近期提出,下一步,將堅持目標導向、問題導向,堅決打好攻堅戰和持久戰,重點是加快推進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一是堅持穩妥有序,二是分類精準施策,三是深化標本兼治。

  在業內人士看來,不同金融機構改革化險的路徑也不相同。從銀行機構來看,董希淼提到六方面路徑:一是完善高風險機構處置的制度安排,加快出臺金融穩定法,建立法治化、市場化處置機制。二是發揮存款保險的流動性救助作用,制定存款保險基金管理使用實施細則。三是推進高風險機構市場化兼并重組。四是加大高風險機構的不良資產處置力度,采取更多差別化措施,綜合運用現金清收、自主核銷、不良資產轉讓和不良資產證券化等方式加大不良資產處理力度。五是提升中小銀行公司治理水平。從股東資質、關聯交易、組織架構等方面著手,強化中小銀行的公司治理能力。六是監管部門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支持中小銀行更好地建立資本補充的長效機制。

  曾剛也表示,目前來看,分類施策、兼并重組是中小銀行風險處置和改革的主要方式。深化中小銀行改革,需將資本補充和體制機制改革相結合,在夯實中小銀行風險抵補能力的同時,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優化經營機制、提升競爭能力,為地方中小銀行經營效率提升、實現長期可持續發展奠定更為良好的基礎。

  曾剛還提到,政策與監管層面也可以為中小銀行改革和發展創造更好的經營環境。一是加強政策支持。例如,可以適度降低中小銀行負債成本,一方面可以考慮適度降低存款基準利率;另一方面,則可以通過再貸款、再貼現等方式向中小銀行提供低成本資金。此外,可以繼續加大對中小銀行的貼息和低成本資金支持。二是規范市場競爭秩序。需對普惠金融市場的競爭與定價進行進一步規范,在引導實體經濟融資利率下行的同時,應避免惡意的、明顯低于合理水平的貸款定價。同時,進一步規范存款、理財市場,加大對存款自律機制執行的監管力度,強化對信貸資金流向的監控,適度加大對資金套利行為的處罰力度,推動理財產品和結構性存款產品規范發展。

  而在保險機構方面,周瑾表示,對險企自身而言,首先要找準定位,尋求與自身資源和實力匹配的細分客群和賽道,打造核心能力;其次,要有戰略定力,堅守長期主義,找到符合自身定位的“小而美”模式。此外,建議監管部門加大高風險中小保險機構的退出力度,鼓勵行業市場化兼并重組,并對基本面良好的中小險企實行差異化監管,鼓勵中小險企差異化發展和創新變革。

  在信托機構方面,邢成表示,信托公司需要充分依托信托制度特有的靈活性優勢,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宗旨,以三分類新規為依據,打造自己的特色業務和核心利潤支撐點,堅守差異化、專業化、精品化經營策略。監管方面,資管司作為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機構改革后新成立的司局,承擔著信托公司等機構的非現場監測、風險分析和監管評價等工作,建議后續根據行業轉型需要,強化對高風險機構的現場調查,積極開展個案風險處置。

(責任編輯:朱曉航)


女人洗澡时的高潮特级毛片